..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

大地又少了一点盐

Jo

大江东去,五十年的浪头不回头
浪子北归,回头已不是青丝,是白首
常青藤攀满了北大楼
是藤呢还是浪子的离愁
是对北大楼绸缪的思念
整整,纠缠了五十年
铁塔铜钟,听,母校的钟声
深沉像是母亲的呼声
呼迟归的浪子海外归来
缺课已太久,赶不上课了
却赶上母亲正欢庆百岁
玄武仍潋滟,紫金仍崔巍
惊喜满园的青翠,月季盛开
风送清馨如远播的美名
浪子老了,母亲却更加年轻
江水不回头,而大江长在
百年的钟声说,回来吧
我所有的孩子,都回来
回家来聚首共温慈爱
不论你头黑,头斑,或头白

——余光中《钟声说》

Memo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