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

Jo

在诗歌之中,证明变成了读者的乐事,没有必要引入第三方;而这就是关键的一项区别——诗人给读者留下了某物,以便读者为了他或他自己,去发现关乎自身的内容。现象学提供了一种海德格尔所谓的在世存在,在世栖居的方式,而科学尽管具有诸多建树,但它不能给人提供一种存在的方式。

——彼得·沃森《虚无时代》

Memo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